Archive for 六月, 2014

最近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,比较感兴趣。但国外那些所谓的经典管理、团队合作书籍,翻了几页,实在没有兴趣读。而传说中的厚黑,又不喜欢这个名字。然我学习,一向依赖读书,偶尔间再看《康熙王朝》《雍正王朝》,突然觉得,所谓职场复杂,又怎么可能复杂过皇家、官场?所以,在读完二月河之后,又开始搜罗我印象中的好皇帝,首先就是唐太宗。

不过,这本花了我12大洋买的赵杨所写3卷《唐太宗》电子版,其实文笔一般,深度一般,属绝对的野史,下次去国图还是得找找别的。

言归正传,唯记录可被我所取的处世之道。

处人

与团队成员相处

在做秦王时,李世民就好结交文人武士,并且不是惺惺作态,而是真的喜欢与他们交往,平日里没有任何架子,甚至称兄道弟、自称“世民”。做王爷的尚且如此,我们小人物又算什么呢?保持平常心,以朋友之心对待我的团队成员,我们没有高下

群策群力,每次大战之前,秦王都会聚集谋士和将领共商大计,而且认真听取大家的意见,哪怕是不同的观点。也没有恃才傲物,要一个人担下所有责任、或抢下所有功劳,而是会集大家之力,把一个计划做好。对我而言,工作中既然大家是一个团体,就得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决定是大家做的,事情是大家做的,功劳也是大家一起的,拧成一团好办事。而且我得注意,有耐心听取不同的声音,不要打断别人。如果感觉对方没有讲述清楚,一方面可以善加引导,另一方面也可以给出建议、帮助对方锻炼陈述能力。

前面说了礼贤下士,但如果只是表面功夫,也是行不通的。李世民是做的比说的更好身先士卒,遇到战役,常常自己作为前锋、探子,多次涉险。不搞特殊待遇,遇到缺粮断水,还将唯一的羊腿让给老幼士兵,自己吃干粮。创造发挥的平台,那些有才之士投奔秦王,谁不是想一展才华呢?所以武将上战场,文人谋划天下,一旦找到了合适自己的位置并且大放异彩,有无限施展的空间,他们又怎么会不尽心尽力呢?

留心人才,知人善任,虽然投奔秦王的人很多,但如果不发掘出他们的长处,人多只会使局面更混乱。文武之分很明显,但即使都是武将,有的如李靖是帅才,有的是程咬金只是大将,如果非要调换,恐怕两个人都不会舒服。公司也一样,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全才,有的善于创新,有的善于守成;有的动作快,有的动作慢;有的委婉,有的直率……帮助每个人找到自己的定位,并且接纳他们的定位,在双方都乐意的情况下,引导其成长,这是我需要学习的事情

心胸广阔,一个是不计前嫌,如魏征之前是太子的人,甚至还出谋要谋杀秦王,而李世民登基之后,取其才华与心性反而重用;一个是包容各种人物,如杜淹,擅长不入流的伎俩,甚至人品方面略有瑕疵,也被包容并最终发挥用途。公司中,不会有大奸大恶存在,我更要对事不对人,不可以戴有色眼镜

但与人相处,也不用完全交心。李世民在谋取太子之位的过程中,也凸显城府。工作里不会有这么严重的事情,但一旦多嘴反而成为八卦,甚至背后说人坏话,所以得慎言,有些话想想再说总没坏处

恩威并重,为下属打算,但也不是一味纵容。不管平时多么要好,李世民的威严还是很足的,像房玄龄、尉迟敬德等人,在他决心已定的时候也不敢多言。不如此,如何行号令于天下?如何确保法律、政策的实行?公司里也是一样,在讨论阶段大家可以畅所欲言,但定下的结论必须执行。而且得赏罚分明,否则谁愿意自己累死累活,别人在旁清闲着,大家还是拿一样的工资?

也有一个反面例子,李渊实在不该当面说要立李世民为太子,且不论这是不是史官粉饰,但这种无法兑现的诺言,让下属如何相信你呢?所以,没有把握的话不要说,一旦说了就得兑现

与平级同事相处

可能要做皇帝的人,是不可能有平级同事的……个人感觉李世民在这个关系上,处理的并不好。

不过也能够看出,一味退让是没有用的,太子和齐王是不会允许李世民只做个太平秦王的。而一味韬光养晦,一方面也违背了李世民的心性,他自然烦闷,另一方面人都是得寸进尺的,退又有什么用?

但同时,李世民也广结人缘,皇帝身边的大臣、侍卫、嫔妃,甚至匈奴汗王。成事不可能只靠一个或一个组,在公司里,跨组、跨部门的合作也非常重要,多结识一个人,对于团队、项目和我自己都是大有好处。

与上级相处

功高盖主,李渊最后毕竟还是怀疑李世民了。能遇到心胸宽广的上司当然最好,但人力、物力都是上司给协调的,在一件的事情的成败里,上司其实很重要。所以,勿忘勿妄。保持尊重,循礼行事

保持沟通,用事实和数据说话。统兵在外时,李世民也经常派人回京沟通,而且这些人一定是能言善辩,逻辑清晰的。工作中也一样,一定得让上面知道当前的成果、难处,不粉饰也不掩饰。而陈述的时候,一定有理有据,言简意赅

联络感情,这条是从裴寂身上学到的。他应该是弄臣,只是跟李渊关系非常好,所以很能说得上话。工作里的各种应酬,其实就是联络感情的最好场所,我不能一味清高了,该去还是得去。

说话讲究方式,这条还是从裴寂那学的,虽然他做的不是好事。比如他说话,就很讲究时机,有时正着说,有时反着说。其实像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人也一样。这些是术,无所谓好坏,只是看拿来做什么事。跟老板说话,挑他心情好的时候,不正面冲突,总是好的。

对自己

虚心接受他人建议,善于学习经验教训。比如一开始李世民没听从李靖的话,非要孤军深入,结果大败,之后他吸取教训,并学习李靖的兵书,灵活应用,终战无不胜。

勿大喜大悲,自制力。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总是会对别人造成伤害的。与其事后找补,还不如一开始就三思而行。

处事

做事最终还是做人。一条一条罗列如何做事,那不累死我?更何况李世民是去打天下,我只是想做一个好程序员,不亏待自己、不亏待团队,还得玩的开心!

 

 

今天我所负责的一个小模块发生的大故障,损失惨重。有人说,程序员是一个高危行业。

我自己在一瞬间也憋屈,真是做的多,挨骂也就多。但静下心想,做的多,机会也就多,收获也多,正所谓风险与机遇同在。

言归正传,此时此刻,只是想给自己一记警钟。

细节决定成败

最近一直在玩架构,一味想着如何做大、做强、玩出花,但对监控、代码质量、业务细节的把控力大大削弱。而正是这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,才真正决定一个系统是否能长久发展下去的基石。

管理不是一味容忍

一味苛刻,不对。一味纵容,也不对。但若不教而责,就是我的责任。所以,当务之急,是大家一起梳理出在公司玩的转的流程。

不要个人英雄主义

在写上一条“大家一起”时,突然很有感悟。我太过于依赖自己的力量,当事无巨细都要亲历亲为时,反而容易遗漏东西,也不利于团队成员的成长,我所应做的,是积极调动大家参与、提高归属感,但遇到问题当然得带头往前冲。

流程与外交辞令

往常我所不屑,但大公司真的需要。当外界一团乱,各种压力逼来的时候,埋头解决问题是不ok的。一个团队,谁来收集反馈、安抚下游,谁来向上汇报、谁来止损、怎样跟进解决问题,以及最后如何评估损失、如何承担责任、怎样邮件汇报,这都是一门学问,也是想要成为一个好的工程师、架构师所必备的。否则,我和我的团队,都会吃亏。

最后,给自己的警告是:量力而行,不要好大喜功。不管外界环境如何,勿忘初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