适当的时候,说No

修行佛法,要行六度,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般若。过去的一年,随便捡一件与同事之间的冲突,都可以成为六度的反面。

以与同事就救助流浪小动物的分歧为例。导火索仅仅是,我邀请她同我一起去看望一个救助者,她拒绝了,并要求我提供最近一段时间买猫粮、狗粮的发票。事情的表面很简单,暗流很多,而从我的角度考虑,我无法忍受并最终离职的原因,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同事。为什么不喜欢她呢?因为之前,强迫我做了很多我不想做的事情。那为什么,我明明不想做,却还做了呢?如果在一件件事情的开始,就与她商量,哪些可以不做,或者换种方式做,或者接受其意图、从而心甘情愿地做,或者做了、但使她知道我的难处、使其下次可以体谅,那也许不会有最终的这些矛盾。

事情都是双面的,她有不对,但即使这样,我也不应该揪住不放;我也有很多不对,自当忏悔,悔之前种种不如法的行为,更要找出根源,以后杜绝、不再犯!

但学佛,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,得一步一步走。以我的根性而言,如果当下就以佛菩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必然会起退转心、生烦恼。所以,我得学会善呵护自己的心,犹如调琴师一样,不紧不松。

忍辱,从金刚经而言,最高境界应该是,无忍辱。即,不觉得忍辱这种身口意的行为,会被称之为“忍辱”,只是自自然地做去。我万万达不到忍辱,我对人的一开始态度是忍让,你要求我做什么都可以。但是,这种忍让,更多是行为上的,而内心是忍耐。这样的状态,一时可以,如果对方也是随和的人,有来有往,我们就会相处融洽。反之,则次数和时间积累之后,就会超出我能承受的底线,于是生嗔心,进而反映到行为和言语上。这样看来,哪里有“我”?完全是随着外境、遇到什么样的人,来决定了我与他的关系!

与其这样压抑而后在某一刻爆发,不如在开始,我尚能控制情绪的时候,心平气和的拒绝一些我无法接受的要求。只要是在一种平稳的心理状态下,这就是如法的!多一些这样的锻炼,势必能更好的主宰我的心,会使拒绝来得更少、更晚,与人相处,也会更平和。

那怎样判断这个拒绝的时机呢?一个是,敏锐地察觉自己是否有嗔心起,如果是的话,并且无法平息嗔心,可能需要。另一个是,这个要求,是否是一个如法的要求,还是可有可无、仅仅增长世俗关系的要求?如果我一时的忍耐,能够对佛法僧、多人、多事有利益的话,那忍耐是可以接受的。否则,如果这个要求让我很不舒服,那也可能需要拒绝。敏锐的觉知,得从禅定中获取。是否如法的判断,依赖于般若智慧和善知识的指点。

忍辱,同时也依赖于持戒。如果没有戒律,嗔心一起,杀盗淫妄酒都可能起了,而持戒,至少可以使行为和言语上有所顾忌。另一方面,多布施,与众生结善缘,也可以使他们对我减少敌意,有一个平和的环境,当然更有利于修行。

以上种种,如果只是当作借口,那就是放逸的!但,如果出发点,是为了更好的修行,那就是精进。做事的原则,无绝对。适当的时候说No,得在佛法的指导下进行!

再美好的,也让它去吧

其实,我那个同事,真的是我的善知识。之前种种的不如意,现在看来,都可以对境修行。

依然以救助流浪动物为例,她有给我发过一封信,提出了一些她认为很好的经验,希望能够应用到我们的救助行为中,并影响到被救助者。我没有回这封信,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。

昨天,夕阳下,经过一片广袤的田野,看到空中掠过飞鸟的剪影。很美好!那瞬间,就觉得,当下的美好赞叹完了,下一刻如果还执着于这种美好,或描述给别人并希求得到共鸣,或与人争论哪种景色更为美好,或满世界找寻希望重现,如此种种,就不如法了。

像我现在,其实也是在着相于“再美好的,也让它去吧”这句话,尽力的描述我的感悟,其实也不如法。但我乃凡夫,怕这一刻的小小体悟,下一刻再犯,所以强行记下来罢了。

再赘述一二。同事的那封信,实际有让我起小小的烦恼,或许是我妄加的揣度,觉得她要把某种标准强加给别人。其实标准本身好的,只是说的方式、时间、对象,有所偏差,就会造成相反的效果。我为人处世,之前也有很多自认为道德标准的东西,也常常强迫别人接受我的标准,其实已造了不知多少业,使别人生了多少烦恼呢!以他人为镜,今后我也要多加小心!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