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故道白云》有感。

早起拈香一柱,左手持香,右手点火。左手自然成兰花状,拇指与食指轻轻拈住香。这时感知到,若太用力,则香断;若太轻,则香落。中道亦如是。常说中道很难,其实仍然以拈香为例。最开始不知道香的重量、韧度,不知道该用多大力气拈住它。而假以时日,拈香已成为常态。

所以,欲行中道,需要从了解自身习性为开始。怎样了解?就需要念住。

《故道白云》里悉达多行禅、坐禅,最后了悟后说,要念住于当下。现在师父教我们坐禅,其实也是在一个较为容易的环境和状态下练习念住。

坐禅前的经行,先站立,身与意感知重心平稳,而后重心微微右移,抬左脚、左腿、迈出,沿虚空向前,落下,脚尖或脚跟着地,慢慢全脚着地,重心左移,抬右脚、右腿…… 我的感觉是,这时应当弱化(不是完全舍弃)眼耳鼻舌根,专注于身与意,即这时练习以身根、意根为切入点的念住。

同理,禅坐随息时,我的感觉是,弱化眼耳舌身,专注于鼻和意(这里,没特别分清楚,觉知呼吸的是鼻根还是身根),即练习以鼻根、意根为切入点的念住。

再比如我们练习过的吃的禅修,就是以舌根、意根为切入点。

当比较顺利地调服了单独的某一根时,就可以练习同时念住在综合的觉知上了。

Leave a Reply